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戀愛、結婚、生子———對于很多人而言,“愛情三重奏”是人生少不了的三樁大事。但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在戀愛、結婚上,很多人放慢了腳步,與此同時,衍生出催婚、逼婚、大齡剩男剩女等社會新焦慮。
2019-06-06 15:45:48  來源:浙青網-青年時報  作者:記者 周淳淳   編輯:孟泓穎

年輕人談個戀愛真那么難嗎?愛情鳥到底從多少人身邊飛走了呢?根據國家統計局匯編的2018中國統計年鑒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15歲以上未婚人口總數為2.149億,離婚大軍又貢獻2319萬單身人士,加上喪偶人群,粗略算一算,全國單身人數少說也有2.4億。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單身的人很多 結婚的人卻少了

全國結婚登記人數遭遇5連跌

如今社會,單身貴族越來越多。“‘貴族’雖多,就不奔著結婚去”,這顯然不是一句玩笑話。
今年初,民政部發布了“2018年4季度各省社會服務統計數據”。從統計數據看,2018年,全國結婚登記總人數共1010.8萬對,同比下降4.9%,再創新低。往前推五年看,這并不是一次偶然情況。2013年,全國結婚登記1346.9萬對,此后5年連年下跌,其中2017年下跌情況最嚴重,相較前一年下降7.0%。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浙江成“結婚最不積極”省份

未來結婚率仍可能持續走低

根據統計局和民政部的數據,2018年中國結婚率只有7.2%。,為2013年以來新低,而結婚最不積極的省市為上海和浙江。其中在浙江,根據省民政廳的數據,2013年—2017年,結婚登記人數呈現階梯式下滑,4年里全省結婚登記人數少了約7.78萬對。杭州的情況也不例外。根據市民政局的消息,2018年,杭州市結婚登記共63810對,比上年下降2.78%。
從全國到浙江省,再由全省及市,情況基本一樣。年年下滑的結婚登記人數,似乎在無聲地訴說著愛情“滯銷”的嚴重性。而根據婚姻專家的預測,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受適婚年齡人口數量和結構變化的影響,結婚率持續走低的可能性仍很大。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2017年8月,“親青戀”走進浙江武義,單身青年在活動中增進了解。 團省委供圖

○解題婚戀觀

適婚青年不愿結婚

跟群像特征“血脈相連”

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但在現今社會,傳統婚姻觀正在被“洗牌”。為什么適婚青年不愿結婚?又是為什么,婚姻的保鮮期越來越短暫?自2015年浙江省婚姻家庭協會成立以來,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的謝需就始終在“解題”中。
由于在省內多個大學設有婚姻指導站,幾年研究下來,謝需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這跟年輕人的群像特征“血脈相連”。

00后

尚在青春期的他們婚戀觀多元化

對待戀愛更自我 追求完美、獨特

尚在青春期的00后,對待戀愛更加自我,崇尚完美,追求所謂的“多元化”。
“這批孩子,你跟他們討論愛情,他們時不時會蹦出一句話,‘且看且珍惜’唄。”謝需說,不少00后受到社會居高不下的離婚率影響,潛意識地認可了很多新現象,認為婚姻或者說愛情是能以多種形式存在的。他們對愛情有自己的說法,不愿受到長輩的約束,不少女孩子的想法更特別,擇偶標準和婚戀觀都十分追求完美。
“很多大學里的高材生是女孩子,她們秉持著這么一個觀點:我這么強,根本不需要男生來幫忙就能實現夢想;我想要什么,會毫不猶豫地主動出擊。她們在選擇伴侶上也一樣,喜歡完美、獨特。”謝需說,因為自信,00后也非常注重自己社交圈子的建立,喜歡求關注,被“圍觀”。
也是因為追求完美、博關注,很多女孩子樹立起這么一個戀愛觀:渴望跟“最完美”的人戀愛,假如沒有達到這個標準,寧缺毋濫,所以早早便擁有了“冷凍卵子”、接種宮頸疫苗等超前想法。
反過來看,00后的男孩子脾氣、性格、做事都變得更中性。謝需說,這跟婚姻家庭中女性的崛起和獨立有著很大的關系,當有一個強勢能干的母親事事包辦,男孩子的“陽剛”和“血氣”就會受到壓制。

90后

更注重婚戀中的“感覺”

閃婚多,一言不合離婚的也多

90后是目前婚戀市場的主力軍,不少已婚者也可能處于要不要離、閃婚閃離的階段。
謝需說,90后是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一代,比80后幸福,往往是一個家庭中6個人都捧在手心中的“獨苗”,還沒邁入社會,身后就可能靠著三四套房子了。
有了豐厚的物質基礎,結婚不再是一件困難的事兒。能否走在一起更注重感覺,而不再單純聚焦有沒有房、有沒有車,只要眼下感情好,沒有怎么經歷磨合期,就能踏入婚姻,但領了證之后卻很容易出現“性格不合”。其實,這些所謂的“性格不合”,實際探究起來都是極小的生活瑣事,比如男孩子玩游戲不愛干家務活,女生想吃水果男孩子忘記買了,飯桌上吃葷菜還是吃素菜等。
“一言不合就離婚,況且現在離婚手續辦理也非常方便。”謝需說,90后看似接受了社會上對婚姻的“新潮”理念,骨子里還是受到傳統觀念影響比較多,比如女孩子結婚年齡不能過30歲、生孩子是傳宗接代等。
至于未婚的90后,他們中的很多人“不急”,還在尋找“對”的感覺。

80后

父母的嚴厲造成較大影響

一些人無法適應婚姻

很多80后如今正忙著離婚。謝需說,之所以80后成為眼下的離婚大軍,跟他們的成長經歷息息相關。
“推算一下,80后這代的父母差不多處于退休前后這個年齡段。他們的孩子出生時,他們正忙著改善生活、完成原始資本的積累,他們對孩子的掌控是很嚴厲的,因為他們急切地想改變自己和孩子的命運。”謝需說,在奮斗中脫貧走入小康,讓這代父母認為,自己更知道什么樣的道路該是子女要走的,所以他們會插手子女的教育、生活和婚姻。
“當無法反抗父母親的多重約束,80后情緒上就很容易變得壓抑。原生家庭帶來的問題,導致不少80后無法適應進入婚姻后的狀態,成為離婚高潮人群。”謝需說,自己曾遇到一個難以忘懷的案例,一個孩子剛邁入初中,就因為抑郁難以融入班級。一再探索下,發現問題出在孩子爸爸身上。這名孩子的爸爸是80后,是十分典型受到過原生家庭壓力的例子,因翻不出父母的“掌控”而產生性格扭曲。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單身青年參加團省委組織的“親青戀”2018相親活動。時報資料圖

○年齡多大算晚了

樂觀派

只要相信愛情

無論何時都不算晚

對于單身人士,無論稱之為“單身貴族”也好,還是“剩男剩女”也好,本質是一樣的:沒有在婚姻這一欄人生選項中打鉤。那么就年齡而言,究竟多大不結婚才算是晚,才算是被“剩”呢?對待這個問題,謝需是個樂觀派。
“在老一輩眼中,25歲就該結婚生孩子了,可現在不少人30歲都還單著。那么,是不是聽到一個38歲的女孩仍是單身未婚就很糟糕?似乎也不會。”謝需說,隨著國家經濟水平進步,社會發展,平均結婚年齡也是逐年提高,整個社會對待婚戀問題的寬容度早已提高。這從一個方面看,也是人類社會進步的體現。尤其是女性群體,可以規劃屬于自己的未來,保持職業積極性,慎重選擇婚姻,不像在古代社會,女性沒地位,只有靠婚姻這一條出路改變人生。
謝需說,做婚戀指導工作多年,對于多大年齡不結婚算晚,自己答不上來。“大齡不結婚其實是社會給的壓力,來自父母的一種焦慮,而很多單身男女本身對年齡的概念卻沒有太大感覺。” 
謝需表示,應該鼓勵更多年輕人,不要被年齡禁錮,只要相信愛情的存在,積極尋找,無論何時都不算晚,不要主動給自己貼標簽。

傳統派

“30歲”是一道大關,越大越麻煩

81歲依然活躍在給年輕人牽線搭橋一線的“紅娘”錢壽偉,婚戀觀很傳統。他說,“30歲”是一道大關。
“你1990年出生,今年實歲29,虛歲30,該急了。”接受采訪時,錢大伯問了記者的年紀,一聽29歲且未婚,連說了三個“急”字。
“實戰”經驗豐富的錢大伯說,對于單身男女來說,在婚戀市場,年齡小就是自然而然的優勢,“女孩子,30歲之內婚姻就要解決掉,越大越麻煩。而男的,即便到了50歲他都不著急的。我們相親成功率最高的年齡段就在27歲到35歲,通常男的比女的大四五歲,女孩子一旦到35歲,只能找45歲以內的男性,要是再往上超過40歲,更麻煩。”
錢大伯說,這個規律,是他花了十多年總結出來的,現在以他姓氏命名的老錢紅娘公益服務中心有42個紅娘,他們也對此都深有體會。

中間派

不贊成一刀切,提倡正確的婚戀觀

團省委婚戀交友事業部執行主任王軍雖然也不贊成對“大齡”概念一刀切,但他也表示,就現實而言,“大齡”一般指30歲以上。
“大城市里面,日常生活中很多人對年齡沒感覺,但做一些線下活動時,規律就明顯浮現:90后特別多,他們愿意出來交友;30多歲可能也還會有;但過了40歲,就基本不愿意參加了,只能等著專門紅娘一對一配對。”王軍說,從現有會員數據分析,女孩子屬優質剩女,占比多,學歷高,單位好,但因沒有在合適的年齡進入婚姻,只能年紀越大選擇越難,而年級稍大的男生在擇偶年齡方面,就沒有那么多的煩惱。
“我們提倡正確的婚戀觀,鼓勵年輕人在正確的年齡,做正確的婚姻選擇。”王軍表示。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征婚相親成了很多大齡青年無奈的選擇。團省委供圖

適婚青年的愛情為何“滯銷”

當戀愛、婚姻不再成為某一年齡段的“剛需”,未婚一族還在思考和猶豫要不要將“戀愛”放進購物籃內,怎么放進去更劃算時,離婚一族已果斷地選擇了“退貨”。那么,適婚單身青年為何猶豫不決,究竟是甘愿成為“剩者之王”,還是無奈地落了單?

擔心戀愛結婚生子占時間精力

工作忙 學習時間增加成單身“借口”

上世紀90年代起我國人口出生率持續走低,自然導致如今的“婚戀大軍”人數下降。甩鍋給社會,當然是“最佳借口”。浙江省婚姻家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謝需說,眼下這批90后正是婚戀市場的主力軍,這是結婚人數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年輕人渴望汲取知識,學習時間增加,先立業后成家,步入職場、工作忙“沒有時間”戀愛也是其中的客觀因素。
謝需給記者算了算。一個普通的大學本科畢業生,畢業時已經23歲,很多人會選擇繼續深造,即便參加工作了,為不被時代淘汰,也要不斷學習崗位技能。擔心戀愛、結婚、生子會占據大部分時間和精力,很多年輕人寧愿把“人生大事”擱一擱,先追求事業的穩定。
“很多年輕人會覺得還沒有能力成家立業,只有在社會上站穩腳跟,才能選擇更好的東西,這也是對自己和未來伴侶負責的考量。”謝需說。
這一觀點,碩士畢業2年,剛進職場不久的黃姑娘深有體會。她說,進入大學,原本覺得舒坦日子就此開始了,但好日子不過2年就要考慮就業,壓力大得整夜睡不著,索性考研深造。研究生畢業進入公司,日常“996”,下了班還得苦讀備考,爭取早日考出注冊會計師證,“哪還有時間談戀愛,能擠出時間飽睡一頓都是奢侈。”她皺著眉頭說。

沒遇見合適的寧可單著

不愿磨合去考慮另一個人的情緒

沒遇見合適的,不愿意將就。戀愛、結婚需要磨合期,而不少青年人習慣以自我為中心。
32歲的小呂最近辭掉了“鐵飯碗”,決定去北京闖一闖,“我還年輕,為什么不再拼一把。要是現在不使使勁,那就真沒機會了,反正我單身,只要說動父母就好了。”他說。
把自己的生活過精彩了就行,小呂對婚不婚表示無感。“誰說一定要結婚,還非得生孩子?都什么年代了,觀念還這么落伍!我身邊的朋友大多數也都單著,也沒見誰過得不好。談戀愛、走進婚姻都是緣分,沒遇見合適的我寧可單著。”
小呂對婚姻的看法,也是越來越多單身男女的心聲。
謝需說,這確實成為了一種趨勢,畢竟一個人單身過慣了,突然要去考慮另一個人的情緒,確實有些“徒增煩惱”。
“婚戀考驗情侶的第一步就是相互磨合,就得花時間、花精力、花耐心。而現在,即便是一個人都不會感到孤獨,掏出手機就能隨時社交,在人人都能自娛自樂的時代,誰都不高興看誰臉色。”謝需說。
那么,單身男女的業余精力都放在哪兒?謝需說,多半放在了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上,比如攢假環游世界,比如養寵物,也有人沉溺于游戲,有人癡迷追星……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2017年,親青戀“開往愛情的列車”駛入金華武義。團省委供圖

談個戀愛錢包余額就見底

婚戀成本也是很多人選擇單身原因

婚戀成本,也是很多小年輕不愿輕易走入“圍城”的原因之一。
一旦談戀愛,吃飯、逛街、看電影樣樣都要花錢。結婚所需費用更高,買房買車動輒幾百萬元,“巍峨”的房價和生活成本,叫年輕人徘徊在婚姻門外,再加上育兒成本,不少年輕人說,實在花不起。
談個戀愛就讓荷包瞬間變緊張,是90后小錢的內心真實寫照。在國企上班的他,剛參加工作不久,每個月實際發到手的工資5000多,單身日子還過得去,自從談了個女朋友后,他開始愁錢了。
小錢和女朋友是相親認識的,女孩子溫柔體貼識大體,小錢挺喜歡的,一來二去,約會變成了日常,加班晚了就會相約夜宵,一有時間就手牽手逛街,感情升溫的同時,錢包很快癟了下去。
“我倒不是在乎錢,只是確實不經花啊:夜宵隨隨便便吃一頓燒烤都要200多塊。約會一次,吃飯、逛街、看電影、喝咖啡一條龍下來,少則500塊多則1000塊。”小錢說,他們兩人都是外地人,每月還得留好租房子的錢,這場戀愛談得他“窮困潦倒”,想換個新手機都很糾結。
“戀愛成本太高,我聽很多年輕人吐槽過,一個星期只敢約會一次,雖說現在男女間很流行AA制,可這樣做畢竟顯得太沒有‘人情味’。”謝需說。

○資深紅娘說

相親擇偶要遵循“十六字準則”

人品、責任心才是不能妥協的條件

錢壽偉退休后,從幫親戚朋友家的小孩牽線搭橋做起,如今,已成了手頭上單身男女資源庫超2萬人的資深公益“紅娘”,促使758對成功牽手。
老錢紅娘公益服務中心設在曇花庵路135號,除了周一,每周六天都有紅娘值班。
“剛開始成功率很低,才4%,現在已提高到22%~23%。”說起秘訣錢壽偉頭頭是道,就是要先給所有來相親的單身男女上一課,叫他們擺正位置。
上課怎么上?先讓每個單身人士列一個擇偶清單,比如希望對方收入多少、做什么工作、身高區間、家庭怎么樣、學歷要求等等。
“婚姻為什么難?女找男,條件放第一位,還要他有事業心、責任感;男找女,則首看是否年輕漂亮。條件都開得這么高,有沒有想一想,符合標準的畢竟只有少數。”錢壽偉說,相親擇偶得遵循“十六字準則”,“門當戶對”“求同存異”“優勢互補”“取長補短”,不要追求所謂的十全十美。 
“很多小姑娘自己有房,開出條件對方也須有房;自己收入15萬元,就要求對方收入要在20萬元以上。有的一定要找本地人,這都是錯誤的想法。財富可以共同創造嘛!沒房的,婚后可以合買,收入旗鼓相當就行了,是不是本地人不是關鍵,人品、責任心才是不能‘妥協’的條件。”錢壽偉說。

是什么導致他們愛情“退貨”

相比父母輩婚姻的固若金湯,現在的婚姻關系過于脆弱,“沒難也愛各自飛”,有人說“離婚時代”已到。
選擇將愛情“退貨”的男女,處于什么年齡段的多?在“退貨”理由里,他們又會寫下哪些無奈?

離婚人數一路飛漲的背后

哪個年齡段“炒高”了離婚率

根據民政部門的數據,2010年以來,全國離婚登記人數一路飛漲,直到2018年才算踩了一腳“急剎車”。其中2013年,全國離婚勢頭最猛,飆漲了12.8%。杭州離婚率也一直在漲。其中2017年登記離婚人數為24740對,比上年增加17.6%,增長率是全國(5.2%)的三倍多。
那么,哪些年齡段的夫妻最容易感情破裂?三門縣婚姻家庭協會秘書長金湘華曾做過一份特別的調查,調查樣本是該縣2011年、2014年以及2018年的離婚人群。
調查顯示,這三個年份中,離婚登記中40—49歲的男性最多,分別占26.42%、28.41%和33%;女性中,2011年和2014年,25—29歲的均最多,分別為30.19%、29.37%,2018年離婚登記中30—34歲的女性最多,為29.68%。
不難發現,離婚男性的年齡較女性稍長,而“炒高”三門縣離婚率的主要人群正是中青年人群,從90后到80后再到70后,很多人說離就離。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婚后2—6年是離婚高峰期

“同林鳥”為何沒難也各自飛

今年初,浙江省高院公布了一組司法大數據,根據去年全省法院受理的49804起離婚糾紛案件總結,離婚原因TOP3簡直顛覆人的固有想法,其中因生活瑣事而造成離婚糾紛的最多,占34.21%;因分居而造成離婚的占30.16%;感情基礎薄弱后離婚的占8.63%,緊隨其后的家庭暴力,可以視為吵架的升級版,占8.44%。
謝需說,因為生活瑣事吵得不可開交的,當事人通常會說是“性格不合”。
“性格不合,就是生活理念不一致、習慣不相同。看不到對方的優點,過分強調個性化追求,不懂得退讓和包容。”謝需說,這也讓婚姻的“七年之癢”早早來臨。
這一點,省高院的司法大數據也可佐證:婚后2—6年是離婚的高峰期,離婚案件數最多的是婚齡4年。
“這個跟80后、90后的群像特性遙相呼應,不愿跟別人磨合。婚前花前月下享受浪漫;婚后,瑣事多了,就彼此看不順眼,都以自我為中心,不愿退讓。”謝需說,當缺點浮現后,很多年輕人不是選擇求同存異,解決分歧和矛盾,而是彼此挑刺,從而對婚姻產生否定。 
毫不夸張地說,放個屁都有可能成為爭執的焦點。“婚姻中哪有這么多雙方匹配,要學會經營。”謝需說。

婚姻中女強男弱格局形成

女性的獨立拉開婚姻差距

還記得00后男性的群像特征嗎?金湘華說,這跟婚姻家庭中,女性的獨立、自強有著因果關系。
金湘華說,這兩年調解青年的離婚案件時,年輕女性主動提出離婚的占大多數,她們有工作、有能力,很獨立,渴望追求婚姻生活品質,可往往期望值高現實卻很殘酷。 
“孩子也不再是牽絆女性留在婚姻內的紐帶。”金湘華說,經他手調解的離婚男女,都得完成一份離婚感情情況測試題,回答的問題包括離婚焦點、維持離婚想法的時間、離婚孩子撫養分配、財產分割等。他發現,打定主意要離婚的年輕女性,一般都經過了2年以上的深思熟慮。
金湘華曾遇到過這樣一個案例。一名在事業單位上班的年輕媽媽,鐵了心要帶著孩子離婚,深入探究發現,男女匹配度確實存在很大的差距。
“這個女孩子毛30歲結婚的,在我們縣算‘著急’一類的。男女雙方相親認識,女方本科,男方初中畢業,戀愛時男方老實、體貼,性格也不錯,女方覺得合適就結婚了,沒想到,婚后男方不上班了還整日好吃懶做,女方最后忍不過了。”金湘華說。
謝需說,隨著時代的進步,婚姻當中的女性自覺意識越來越強,相反男性,惰性更明顯。“雙方地位由此打破了平衡。女性在職場上地位越來越高,而男性是面子動物,一方面無法忍受兩人差距越來越大,另一方面又破罐子破摔,越來越弱,越發被女性瞧不起。”

○離婚新導火索

父母介入隔代教育 閃婚等

都催動年輕人“放手婚姻”

除了第三者介入、社會誘惑多等老誘因,父母強行介入隔代教育、“泡面式”愛情的閃婚缺乏穩固的感情基礎,成了離婚的新導火索。
“父母插手孩子撫養是這兩年的新現象,爺爺奶奶要管,外公外婆也也要管,上一輩的憤怒疊加到婚姻當中的男女雙方身上,導致婚姻破裂。”謝需說。
閃婚閃離也變得越來越普遍,這屬于婚前缺乏穩固的感情基礎,一旦短暫相處不合適就分分鐘要離婚。
“從心理學角度來說,通常我們認為最合適、穩健的戀愛期是18個月,也就是感情成熟,可以步入婚姻了。18個月已經過了熱戀階段,看到了彼此的美好,也冷靜下來,觀測了雙方的不足,經過客觀分析后,求大同存小異。但現在,18個月對于不少青年來說太長了。”謝需說,年輕人酷愛追求“泡面式”愛情,即像泡面一樣,注水沖入3分鐘即可享用,求速求快,“絕大多數來得快的東西,都經不起歲月考驗的。愛情也一樣,需要歷練。”

【77號調查】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出自杭州市中河北路77號青年時報社,目的是在繁雜的新聞訊息中幫你挑出那些你最感興趣的話題,以一群青年人的視角發現青年問題,通過青年觀察,闡述青年觀點。它可能只是身邊的一點小事,但見微知著。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77號調查 | 誰“偷”走了年輕人的愛情
它可能觸動了社會神經的某種痛覺,但痛定思痛。它也許就點燃了寒冷冬天里的一盞小燈,但我們最終的希望是,它能引領青年力量。

 

版權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或電頭為"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稿件,均為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許可不得轉載;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等,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為"浙青網",并保留"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電頭,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77號調查 | 犬類整治半年多,還有人養犬不守規矩嗎?
下一篇:77號調查 | 寵物醫療何時規范?

熱點
關注我們
天天酷跑神气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