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鐵路的繁忙眾所周知,白天,一趟趟列車呼嘯而過,晚上,除了一些普速列車和貨運列車,還有一群線路工見縫插針地忙碌。線路工更常見的稱呼是鐵路養路工,他們的作業有一個奇特的名字:天窗。
2019-05-29 10:30:33  來源:浙青網-青年時報  作者:記者 駱陽   編輯:孟泓穎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所謂的“天窗”,是指列車運行圖中不鋪畫列車運行線或調整、抽減列車運行,為施工和維修作業預留的時間。簡而言之,就是避讓開列車正常的運行時間,盡可能不對旅客的出行造成任何影響的時間窗口。這個時間,很多時候就是線路工的工作時間,它并不固定,但以深夜居多,線路工的生物鐘也因此要隨著列車時刻表的變化而變化,施孔勤就是其中一員。

21∶05

線路工常做的項目較多強度也大

晚上9點05分,施孔勤已經起床,他住在杭州維修工區宿舍,這里隸屬于杭州線路車間,管轄杭州站1-16道,筧杭線上行K198.605-K202.124、下行K198.069-K201.622,道岔103組等,總換算公里達42.666。“這些太專業,簡單來說,就是管理的范圍很大。”施孔勤笑著說。
現在這個時間點還不算上班時間,當天的工作內容是“維修天窗”,所需時間比較短,第二天1點半之前就要結束;如果遇到“施工天窗”,那就可能干到第二天早上了。“火車車輪與鋼軌之間長時間摩擦后,鋼軌會產生磨損,并引發疲勞傷損,嚴重的甚至會造成斷軌。所以,我們要對傷損鋼軌進行維修更換。”施孔勤說,時間長了,甚至需要更換整條鋼軌。
一般來說,線路工經常做的工作,包括檢查道床外觀、測量軌道幾何尺寸、整治鋼軌結構病害和更換影響行車安全的某段傷損鋼軌或者構件等,項目比較多,工作強度也比較大。施孔勤是2017年8月加入這份工作的,在行業內還算是個新人。

21∶50

安全教育是每次作業前的重頭戲

晚上9點50分,到了開會的時間,會議室里已經坐滿了人。在開會之前,所有人都要把手機上交到柜子里。“我們作業時是不能帶手機的,因為這會影響作業安全。工作中需要萬分小心,容不得一點疏忽,所以我們在工作期間基本屬于‘失聯’狀態。”施孔勤說。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會上,工班長要詳解晚上的作業,把任務分配到每一個人身上;也要告知大家需要拿哪些工機具,要一次性帶全以免發生工機具缺少、單人離開作業群體回去拿工機具的情況。安全質量員要強化大家的安全意識。他會從當天的作業內容出發,講述每個流程中容易發生的危險,提醒大家各類注意事項。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安全質量員都是老師傅,他們經歷過很多突發事件,所以各個環節上容易出的事兒,他們都會一遍遍教我們這些新人。”施孔勤解釋,“因為每次作業的地點都不一樣,有些點離我們站點挺遠,來回非常麻煩,而‘天窗’作業時間緊迫,所以所帶的工機具我們寧可多一些。”

22∶18

拿好工機具后還要等“天窗”時間

工班長把所有事項交代完時,已經是晚上10點18分。大家離開會議室,開始準備各種工機具及材料了。軌距尺、撬棍、扳手、切割機……所有的工機具放在了一輛工具車上,不大的車子里裝得滿滿當當。“這個大小剛好,因為去往施工點的路不好走,車子再大一點就過不去。遇到車難走的路,還需要我們每個人或拎或背工機具去作業地點。”施孔勤說。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施孔勤在工區材料間準備當夜作業的工機具。

頭戴探照燈,近20人的隊伍浩浩蕩蕩集合到了鐵路作業通道門前,還沒到規定的作業時間,大家在通道門前的棚子里又拿了好多材料。“鐵路作業通道門后面其實就是軌道區域。你看到對面亮著燈的那幢大樓了嗎?那就是城站,我們現在就在它的背后呢。”施孔勤指著墻外的一幢建筑說。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施孔勤在工區材料間準備當夜作業的工機具。

人員不少,但沒有什么喧囂,大家靜靜地等待著工地防護員與駐站聯絡員溝通,確認到了“天窗”時間才能夠進去。
“現在是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22點45分,本次作業內容是……有沒有明白?”工地防護員再一次告訴大家當晚的作業內容,所有人齊聲喊“明白”。一系列規范的流程后,大家踏入已經打開的作業通道門。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作業人員快速運送作業機具和材料前往作業地點。

23∶02

作業前要拔草以防影響道砟效果

此次作業的點距離較遠,大家步行了十幾分鐘才到。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攜帶作業機具列隊步行前往作業地點。

“差不多有個1公里吧,主要是路不好走,所以慢。”施孔勤說。浩浩蕩蕩的隊伍沿著鐵軌旁的小道前進,途中沒少遇到大石子以及樹枝等。普速鐵路基本上都會采用有砟軌道,也就是在鋼軌下方鋪設碎石子作為道砟,在列車的行駛過程中,一些石子會“蹦”到小道上。
晚上11點02分,大家到達指定點位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除草。在碎石子中,有不少雜草頑強地沖出了地面。“道砟的作用就是將軌枕的壓力均勻傳到路基,保護路基不會損壞,還能夠減低列車經過時所帶來的震動及噪音,但長草了之后,就會影響道砟的效果。”施孔勤說。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清理雜草。

23∶35

一項作業需要大家協同進行

在設置好安全防護燈之后,大家各司其職。施孔勤的工友在被換鋼軌兩段的左右軌節間,橫向各設置一條銅導線,這也是為了作業的安全。施孔勤則是需要拆卸鋼軌接頭夾板、扣件(道釘)等。“現在有內燃螺絲機可以松螺栓,方便了很多。”施孔勤說完,啟動了一臺鐵路專用的內燃螺絲機架在鋼軌上,對準螺栓處左右手一壓,螺栓就松開了。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在施孔勤松鋼軌扣件的同時,同事快速更換失效零配件。

看著容易做起來還是要有點技術含量的,施孔勤松開所有螺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11點35分了,因為有很多螺栓并不是很容易就能松開的,這些“頑固分子”,需要施孔勤和工友合力使用其他工具松開。與此同時,另幾名工友已經開始切割鋼軌。作業時噴射的火花照亮了夜空。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線路工和鋼軌焊接工對鋼軌病害部位進行切割,便于更換回收。

“時間真的很緊,我們都是分頭行動,各司其職,單根更換軌道作業有挺多工序是可以一起進行的,這樣就縮短了我們作業的時間。”施孔勤說。  

●畫外音  

在記者眼中工作已很“老練”的施孔勤,在工友的眼中卻還是個“新兵蛋子”。畢業于金華職業技術學院建筑工程學院的施孔勤,專業其實和鐵路不是很搭,剛進來的時候什么都不懂。他說,兩條鋼軌看似簡單,可里面的門門道道太多了,還好單位給他安排了師傅,手把手教他,才有了現在的熟練程度。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安裝扣件,復緊扣件、螺栓。

作業期間,松螺栓的、切割鋼軌的、撥進新軌的、確報安全情況的……近20個人的隊伍沒有一個人閑著。特別是還有一批探傷的工人,要手拿儀器在鋼軌上一點點地掃查,不放過任何一絲潛在危險。因為在列車的巨大沖擊下,鋼軌每天都在發生細微的變化。探傷工需要對軌道的健康度進行“體檢”,發現可能引發大疾病的“小傷”,再積極快速地進行“治療”,避免發展成影響安全運營的“大病”。

00∶35

一毫米的偏差都會導致嚴重后果

凌晨0點35分,此次作業已經進行到了尾聲,30米長的鋼軌已更換完畢,這條鋼軌可以說是眾人齊心協力之下才換上去的。“你剛才也聽到了,我們‘1、2、3’地喊,一步步把舊鋼軌移出軌道,再把新軌道撥進來,很花力氣。”施孔勤說。這一個活兒干下來,他已滿頭大汗。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施孔勤和工人師傅們一起把新鋼軌撥入指定位置,便于后續焊接。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施孔勤和工人師傅們一起把新鋼軌撥入指定位置,便于后續焊接。

新鋼軌放好之后,眾人開始將扣件、螺栓等一樣樣往上擰。“工班長還需要對軌距、對水平、看方向、看連接零件、舊料擺放等情況進行全面檢查,如果不合格就要及時返工。”施孔勤說,像接頭鋼軌上下、左右錯牙不能大于1毫米,鋼軌接頭軌縫不能大于18毫米,絕緣接頭不能小于6毫米等。在剛才作業的時候和作業結束之后,工班長都需要反復檢查。“即使1毫米的偏差,都會導致很多嚴重的后果。”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新鋼軌撥到位后,鋼軌焊接工對焊接位置兩股鋼軌進行位置調整。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鋼軌焊接完成后,施孔勤和同事對扣件進行最后的復緊確認。

作業結束后,大家趕緊收拾各種器材以及更換下來的扣件等,準備撤出工作區域,在工地防護員與駐站聯絡員的溝通下,大家回去也是大步流星。“天窗”時間快結束了,他們必須盡快撤離。

02∶30

回到駐地放好工具后還要做記錄

回到駐地,施孔勤和工友們一起清點器材,把所有取出來的工具都安放好,然而他的工作還沒有結束。“我還需要把這次作業的情況匯總反饋,通過電子版進行存檔,留下記錄。”施孔勤說。
把所有后續工作做完時,已經是凌晨2點30分了。“這次的作業真的算很輕松了,要是碰到大修或者突發情況,天沒亮別想回來。”施孔勤說,鐵路系統每年都會有“集中修”的時間,也就是集中在某個時間段,集合鐵路單位的人力、物力等,對達到使用壽命的鐵路設備零件進行更換,整修鐵道路基、更換磨損鋼軌及其他設備,并對鐵路橋涵隧道和防洪重點地段進行檢查整修等。
脫下濕透后又干了的工作服,施孔勤走進了浴室,對他來說,這一刻就是最不疲勞的時候了……  
夜幕下的杭州 | 在鋼軌上干著“繡花活”確保列車安全

●他說  

線路工的工作就像是“繡花活”,而且是要粗中有細。來了鐵路感覺工作強度還是比較大的,剛來那會兒,每天上完夜班還能早上很早就起床,時間一長就不行了。
我大學學的不是這個專業,進了鐵路感覺一臉懵,不過工區里的工班長還有老師傅們都很熱情,作業上有不會的就仔細教我,生活上有麻煩也會關照我,能加入這么一個大家庭,我很高興。
鐵路這個行業就是一代代接力奮斗下去的,我們的干勁和沖勁加上老師傅們的經驗,才能讓鐵路安全越來越好,也才能確保旅客們出行更安全。

版權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或電頭為"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稿件,均為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許可不得轉載;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等,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為"浙青網",并保留"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電頭,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做海洋的搬運工,讓市民餐桌上有最新鮮的海貨
下一篇:夜幕下的杭州 | 側壁清洗讓杭州城市路段更美麗

熱點
關注我們
天天酷跑神气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