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領 青 年 力 量 登錄 / 注冊
首頁 > 要聞 > 正文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近日,記者從甘肅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了解到,“倒流河”——疏勒河的終端湖哈拉奇,在干涸消失近300年后重現,形成5平方公里左右的寬廣湖面。
2019-10-28 14:53:17  來源:央視新聞 共青團中央 網絡  作者:   編輯:楊小波

10月中旬,敦煌西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科研人員深入保護區腹地開展秋季調查工作,當他們來到保護區西端和庫姆塔格沙漠東緣交匯的地方時,一個湖泊出現在眼前,波光粼粼,孕育著茂盛的蘆葦叢,還有白鷺和野鴨在水面棲息翱翔。這就是干涸消失了近300年的疏勒河終端湖——哈拉奇。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據了解,哈拉齊是疏勒河的尾閭,這里曾經水草豐茂,湖波蕩漾。據史料記載,這里曾經的濕地面積約1000平方公里以上,水域面積約200平方公里。但是隨著環境的變遷,疏勒河節節退縮、斷流,尾閭地區也永久干涸,被東進的庫姆塔格沙漠包圍。
2017年7月下旬,隨著疏勒河及黨河河道恢復與歸束工程完工投用,疏勒河與黨河的水通過“人工運河”源源不斷流過河倉城、玉門關,順著疏勒河古河道一路向西流淌,沿河的蘆葦、紅柳等植被恢復生長,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重獲生機。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酒泉市黨河流域水資源管理局高級工程師 馬海彥:引哈濟黨工程實施以后,黨河、疏勒河下泄的生態水量將進一步加大,西湖自然保護區的濕地萎縮、退化將得到有效遏制,并且阻止庫姆塔格沙漠的東侵,對保護敦煌綠洲和敦煌文化具有深遠的意義。

拓展閱讀

疏勒河是甘肅省河西走廊內流水系的第二大河,古名籍端水,全長540公里,流域面積20197平方公里。發源于祁連山脈西段托來南山與疏勒南山之間,西北流經肅北縣的高山草地,貫穿大雪山到托來南山間峽谷,過昌馬盆地。出昌馬峽以前為上游,水豐流急,出昌馬峽至走廊平地為中游,至安西雙塔堡水庫以下為下游。全流域已建成100萬立方米以上水庫5座,其中以雙塔堡、黨河及赤金峽水庫較大。

干流概況

疏勒河,內陸河。古名籍端水,冥水。在甘肅省西北部,河西走廊西段。“疏勒”蒙古語為多水之意。源于祁連山區疏勒南山與陶賴南山之間的疏勒腦,西北流經沼澤地,匯高山積雪和冰川融水及山區降水,至花兒地折向北流入昌馬盆地,稱昌馬河。出昌馬盆地,過昌馬峽人河西走廊沖積洪積平原。河道呈放射狀,水流大量滲漏,成為潛流;至沖積扇前緣出露形成10道溝泉水河;諸河北流至布隆吉匯合為布隆吉河,亦稱疏勒河。再西流經雙塔水庫,過安西,至敦煌市北,黨河由南注人,再西流注人哈拉湖 (又名黑海子,今名榆林泉)。全長580公里。流域面積3.95萬平方公里。疏勒河在史前曾注入新疆羅布泊,由于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的影響,今尾間已退縮到安西西湖一帶。昌馬水庫以上祁連山區,河長328公里,流域西積1.1萬平方公里,是徑流的形成區,年徑流量8.39億立方米。昌馬水庫以下河西走廊地區。是徑流的消失區,水流被引人翻區,是安西農業生產、城鎮工業和人民生活用水的水源。
酒泉市黨河流域水資源管理局高級工程師 馬海彥:引哈濟黨工程實施以后,黨河、疏勒河下泄的生態水量將進一步加大,西湖自然保護區的濕地萎縮、退化將得到有效遏制,并且阻止庫姆塔格沙漠的東侵,對保護敦煌綠洲和敦煌文化具有深遠的意義。

鏈接

中國快把毛烏素沙漠消滅了!

去年,網友也被一條微博刷屏了,那就是“中國又要干成一件前無古人的事了,毛烏素快要被滅了!”
吃瓜群眾:什么毛?什么烏素?
滿天飛沙,大漠蒼茫有著中國四大沙地之一的毛烏素沙漠,又稱為鄂爾多斯沙地,位于陜西和內蒙古兩省交界處,總面積4.22萬平方公里。1959年以來,人們大力興建防風林帶,引水拉沙,引洪淤地,開展了改造沙漠的巨大工程。
到了21世紀初,已經有600多萬畝沙地被治理,止沙生綠。80%的毛烏素沙漠得到治理,水土也不再流失,黃河的年輸沙量足足減少了四億噸。由于有良好的降水,許多沙地,如今成了林地、草地和良田。在沙漠腹地,榆林市還累計新辟農田160萬畝,榆林這座“沙漠之都”變成了“大漠綠洲”。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網友留言:這片綠洲是我每天偷能量偷出來的嗎?
網友觀點:這是國家和一代代當地人共同努力的結果,實實在在的沙漠變森林。堅守荒漠植樹造林的人功不可沒!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黃沙曾讓陜北人民嘗盡苦頭
在新中國成立前近百年,流沙已越過長城南侵50多公里。解放初期,全市僅殘存60萬畝天然林,林木覆蓋率只有0.9%,流沙吞沒農田牧場120萬畝,沙區僅存的165萬畝農田也處于沙丘包圍之中,390萬畝牧場沙化、鹽漬化、退化嚴重,沙區6個城鎮412個村莊被風沙侵襲壓埋,形成了沙進人退的被動局面。由于水土流失日益嚴重,榆林每年因水土流失輸入黃河泥沙高達5.3億噸,占中上游入黃泥沙量的三分之一。
當地有句順口溜,“山高盡禿頭,灘地無樹林。黃沙滾滾流,十耕九不收”,“吃糠菜,住柳庵,一件皮襖四季穿”是陜北大地和人民生活的真實寫照。66歲的定邊縣“治沙英雄”石光銀回憶說,小時候無邊無垠的黃沙梁上,西北風從早刮到晚,村里的幾畝“跑沙地”是“光下種,不捉苗,種一葫蘆打一瓢”,群眾生活苦不堪言。
陜北治沙是一場只能贏不能輸的戰爭
陜西省是中國土地荒漠化和沙化危害較為嚴重的省份之一,也是阻止西北風沙東越南進的重要防線,是京津地區重要的風沙源。然而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的99%都集中在位于毛烏素沙漠南緣的陜北榆林。
三北防護林工程、全國性退耕還林還草工程,以及陜西省開展的天然林保護工程和全面治理荒沙行動,極大改善了毛烏素的生態環境,也使沙漠南緣的陜西省榆林市實現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的轉變。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治沙一線榆林市以及毛烏素沙漠位置

地處防沙治沙第一線的陜西省榆林市,60多年來持續開展大規模“北治沙、南治土”的治沙造林運動,將全市林木保存面積、林木覆蓋率分別由建國初的60萬畝和0.9%提高到現在的2157萬畝和33%,實現了由沙進人退到人進沙退、由荒山禿嶺到綠滿山川的轉變,陜西的綠色版圖因此向北推進了400余公里。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曾經的毛烏素沙漠現在充滿植被

曾經寸草不生的大沙漠,在人類40年頑強對抗后,30%的沙漠覆蓋了植物,80%的沙漠得到了成功治理。5000萬畝地水土不再流失了,黃河年輸沙量,也因此減少了整整4億噸!
敦煌沙漠現5平方公里湖泊,干涸近300年的哈拉奇又回來了!
請允許我們向那些著名的“治沙英雄”,以及還沒有來得及認識的“治沙英雄”致敬!為這項生態奇跡和治沙英雄點贊!

版權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或電頭為"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稿件,均為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許可不得轉載;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等,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為"浙青網",并保留"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電頭,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甘肅夏河縣28日凌晨發生5.7級地震,暫無人員傷亡報告
下一篇:70家國同夢 | “多維減貧”讓困難群眾得更多實惠

熱點
關注我們
天天酷跑神气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