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領 青 年 力 量 登錄 / 注冊
首頁 > 社會 > 社會 > 正文

至今抓小偷超過5000人!今年春運反扒警力全員出動,58歲的他仍奮斗在第一線

算上今年春運,這是馮文星春運反扒的第41個年頭。當年一起參加反扒的同事,如今活躍在反扒一線的,只剩下他一人。
2020-01-13 14:37:02  來源:浙青網-青年時報  作者:記者 董呂平 通訊員 李紅鑫   編輯:孟泓穎

隨著杭州城市的快速發展、越來越數字化,大街小巷布滿的“天眼”,漸漸取代了他們這批人的傳統手藝“火眼”,反扒漸漸從路面走到屏幕前。

有人開玩笑對馮文星說,現在小偷都沒了,你都快要失業了。可他覺得,反扒工作一直在路上。

再過兩年,馮文星就要退休,那時亞運會也將在杭州舉行,這是杭州人的盛事,他說即便脫下了警服,自己還要做反扒志愿者。

至今抓小偷超過5000人!今年春運反扒警力全員出動,58歲的他仍奮斗在第一線

第三代反扒高手馮文星

至今抓小偷超過5000人

杭州城里第一代反扒隊員,出現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代表人物有“馬老太婆”。這是杭州反扒界對馬雁萍的尊稱,她是杭州解放路百貨公司的營業員,七八十歲還在街面上反扒。

第二代反扒隊伍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代表人物叫鐘越,外號“貓頭鷹”,當時在浣紗路一家飯店做廚師。

第三代反扒隊伍中,馮文星算是其中代表之一,他個子不高,外號“饅頭”。

至今抓小偷超過5000人!今年春運反扒警力全員出動,58歲的他仍奮斗在第一線

馮文星最初的夢想是當兵,當年讀初中時,都快被選上了,結果因為牙齒縫不密,被刷了下來。

1979年馮文星初中畢業時,他碰到的一件事,改變了他的人生。

當時一位老人從8路車下車后發現錢包被偷了,里面是他老伴的治病救命錢。因為老伴得肝炎需要住院治療,他們從湖南農村來到杭州,發現錢被偷后,老人急得當場癱倒。“當時我看到了,心里很難受。”

馮文星父親也做聯防工作,其中一塊內容也要反扒,“父親當過兵,后來在一家商店里管聯防,當我看到老人錢包被偷,心想抓小偷跟當兵一樣,都是為老百姓好,所以就干了這行。一干一輩子了。”如今,馮文星即將退休,粗略算下來,他抓過的小偷至少超過5000人。

抓小偷經常會遇到危險

借錢給一些想改過自新的人機會

當時馮文星在一家水電安裝店工作,業余時間參加了杭州市公安局七處四隊反扒組,頭一次上街就是坐公交巡查,當時業內叫“跑車”,“我那會瘦瘦的,個頭小,沒人會注意到我,這樣我可以安心盯著那些在公交上偷東西的人。”

那個時候,除了客運站、鐵路外,杭州龍翔橋、景區一帶,小偷特別多,只要他們抓到機會,不管值不值錢、逮到就偷。

至今抓小偷超過5000人!今年春運反扒警力全員出動,58歲的他仍奮斗在第一線

“我們跟他們斗智斗勇,剛開始他們是一個人,我們也一個人,后來他們人數多了,我們也增派人員。”馮文星說,小偷用一毛錢紙幣包好刀片作案,如果是皮包這些偏硬的物件,他們就用帶柄的手術刀片,作案手段五花八門。

經常和小偷打交道,難免將自身處于危險之中。

馮文星說,自己年輕時干勁足,經常睡在單位,當時也考慮過危險,有些自己親手抓進去的小偷,曾經多次揚言要找他報仇,他盡量要做到謹慎些。

有一年春節,他凌晨值完班去附近吃夜宵,剛好就碰到了被他抓進去后、又被放出來的小偷,“我當時還沒想起來,他直接抄起邊上的椅子砸到我肩上,然后他的同伙跟著也來打我,打完全跑了。”

時至今日,馮文還清楚記得在杭州犯案的小偷特點:某省的小偷男人多、女人少,某省的小偷喜歡帶個小包、個子不高,某省的小偷眼神看起來賊溜溜的。

至今抓小偷超過5000人!今年春運反扒警力全員出動,58歲的他仍奮斗在第一線

這么多年的反扒工作,馮文星對一些小偷進行過多次教育和勸導,有的重新找到正當工作,有的即便勸了40年仍不知悔改。

其中有一個,馮文星還借錢給他在龍翔橋賣衣服,后來生意越做越大,如今在附近開了好幾家連鎖店。

還有一個小偷,后來在菜場賣菜,馮文星見過他幾次,每次對方都苦哈哈地說,干這行又苦來錢又慢,好在最后堅持住了。

但還有一個人,馮文星剛入行就和他打交道,至今仍經常偷東西。“經常被關進去,家里還有80多歲的母親,生活過得一塌糊涂,自己房子租出去,帶著老母親租了個廉價房,我勸了他不知多少次,可他每次放出來,就是管不住手。”馮文星說。

當年的同事只剩下他一人還在一線

馮文星說還會堅持路面反扒

41年,科技帶來了很多改變。

杭州越來越數字化、城市化進程越來越快、人工智能、互聯網改變了人們的方方面面,杭州人出行,幾乎很少帶現金。

前兩年有個報道,說一個小偷特意從外地來杭州作案,一個晚上砸了7輛車,卻只偷到32塊錢。

馮文星開玩笑說,全國小偷都知道杭州人身上不帶錢了。

雖然小偷少了,但更賊了。

馮文星說,原來小偷經常找人流量多的地方下手,可現在大家都不帶現金了,他們重點就放在了菜市場,專門找帶零錢的老人下手,還有就是大型展銷會、地鐵口、演唱會,“專門偷門票,偷來出手快。展銷會上偷超市卡,那里老人也多,超市卡沒有密碼,也容易轉手。”

有人問馮文星,小偷少了,你飯碗是不是也沒了?馮文星只說,小偷少了,但不是說沒有,還是需要有人堅持路面巡邏抓小偷。

至今抓小偷超過5000人!今年春運反扒警力全員出動,58歲的他仍奮斗在第一線

但即便是這樣,8年前馮文星為了把抓小偷的手藝傳下去,還專門公開招了一次徒弟,當時感興趣的人蠻多,但想要找到合適的接班人,難度卻不小。“我們反扒這行,可能干了一輩子,都不會風風光光,需要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

當年和馮文星一起加入反扒的有民警、工人糾察隊、職業反扒、業余反扒人員等上百人,如今,只剩下58歲的馮文星還在路面執勤。“有的退休了,有的因分工轉到其他崗位上了,辦公室、后勤、單位內保等,還有一個同事后來專門去養狗了。”

今年春運全員出動

借用科技手段提高抓捕效率

馮文星坦言,當年的同事少了,徒弟還在“幫傳帶”,但自己并沒失落感。

當年馮文星的一個徒弟,后來轉向刑偵工作、再后來去了一家網絡技術公司。前兩天,這名徒弟還專門把師傅馮文星請了過去,“他說,師傅,我雖然后來沒和你一起并肩戰斗,但我現在的工作,給你帶來了安全,也是我做徒弟的給你最好的回報。”馮文星說。

馮文星備受鼓舞,這些年,他也在不斷學習科技帶來的反扒新技術手段。

如今,杭州大街小巷布滿“天眼”,他通過人臉識別等技術手段,及時發現可疑人員。

去年11月,馮文星值班時,發現了一名可疑人員在六公園附近,他通過“天眼”、利用人臉識別鎖定了這個人,確認就是他曾經抓過的一個小偷,于是就在監控里盯住這個人。

“果然,他在現場就作案了,偷了游客現金,他剛下手,我們就銬了他。”馮文星說,路面執勤和“天眼”各有優勢,例如路面執勤可以熟知杭州大街小巷,經常和這些慣犯打交道,能更懂他們作案的套路,而新技術更加安全、快速地將他們繩之以法。

至今抓小偷超過5000人!今年春運反扒警力全員出動,58歲的他仍奮斗在第一線

今年,馮文星和他的反扒同事及徒弟全員出動,24小時重點布控在杭州人流密集的地方,全力備戰春運、保障市民出行安全。

警方提醒,大家出行時,盡量少帶貴重物品,走路時,注意觀察借機靠近自己的人,乘坐鐵路、客車時,將重要的物件、特別是含有個人隱私的手機看護好,發現情況不對,立即報警。

版權申明

  凡注有"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或電頭為"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稿件,均為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許可不得轉載;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等,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為"浙青網",并保留"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的電頭,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視頻)深夜,小貨車躥起兩米高的火苗!危急時刻,穿著短袖短褲的他鉆進了車里……
下一篇:滴滴公布2020春節4項措施,“春節司機服務費”將全給司機

熱點
關注我們
天天酷跑神气牛牛